先例不能开——坚决反对流氓软件的流氓行径!

出门开会还是大有收获的,首先我就赔了差不多1000块钱,haihai,这个是题外话,不讲。

回来了恶补了一下donews,最近两个话题比较火热,一个是什么“中心化”之类的web2.0的话题,似乎凡是与此相关的都能被keso今日网摘那么一下,——嗯,再插一句嘴,都说当今社会,Google上找不到的东西就不存在,sina没转载的新闻也就和没发生过一样,同理,没被keso收录的blog,就只是log而没有web里那个b了。

haihai,又不自觉地跑题……

还有一个话题,就是说“流氓软件”。看得出来,公关稿件不少。毕竟被评为“流氓”的流氓们都还是有些势力的。在网络上弄出几个公关稿件来并不是什么难的不得了的事情。当中真有不讲究什么技巧直接当面叫板的,比如今天看到的这篇《“流氓软件”当真“流氓”?

关于此类流氓的流氓行径,我们早就争论过了,实在觉得没必要继续就此bibi下去。

此文最后有个论点很有趣,把此次对流氓软件声讨的幕后指向了瑞星。这个内幕其实大家可以关注,但是向如此顾左右而言他的做法却无聊的紧。即便这个事是瑞星不怎么光明正大的干得,但是这样就能洗清流氓的流氓行径,流氓的流氓身份么?

用流氓的“行善”(对网民有实质帮助)来为流氓的流氓行径开脱,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们都承认这些流氓软件的有用之处,这也是我们叫它“流氓软件”而不是病毒的原因。很多时候,我也会借助流氓的力量来帮我做一些事情,正如刘韧今天说的一样。但是,流氓软件的流氓行径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那就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子就可以为所欲为,打着好心的幌子就可以不顾方法。简单的例子,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就是主观上再为了孩子好,打孩子也是违法的,打坏了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至于打得不重的情况,还有很多社会传统问题,但不表示我们在法律上认可打孩子但是不很重的做法)。

正好昨晚上看了西祠的一篇《冰眼看日本》,其中有一段:

“十来年前有个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里放沙林毒气,死伤不少人,就有人要求宣布奥姆真理教为非法。日本有一个“破坏活动防止法”是可以宣布某个团体为非法的。宣布为非法后,团体的名称不能再用,三人以上的团体成员聚会即为非法等等。但是,所有的政党都反对,那个法是当年麦克阿瑟在韩战时定下来对付日共可能的暴动的,制定以后一次也没有用过。倒不是有人同情奥姆,而是大家担心,你今天可以宣布奥姆为非法,明天你就可以宣布日共为非法,后天呢?长而久之,日本就会变为独裁国家,所以这个先例决不能开。”

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如果我们不反对这些流氓软件,不反对这些流氓行径,将来会有更多的混蛋打着为用户服务的幌子来为害我们的网络。其实都不用等将来,看看8848的做为,不是很明显么。当然,8848躺下了,但是,我们也都看到了,真的有人已经这么做了。这次8848是侵害了其他公司的利益而导致众口一词,当这些流氓公司对普通用户耍流氓的时候,谁来替我们大家说话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