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日,《伊谢尔伦——那段日子》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一日,伊谢尔伦死了。

一切都像肥皂泡一样的出现和破灭,不用过多的说明,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杨威利这个人对于伊谢尔伦里残留的一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个近似于神的存在,我不是想刻意去追求一些什么,只是认为我们这些依然还活着的人有着记录一些什么的义务。

我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在杨司令去会谈的那天早上,我感到了一阵恶寒,也许是由于睡眠不足,有些不祥的预感。但毕竟出行的人不是我。

我记得杨司令说过:“预言这种事情只要是有正常语言能力的都可以作到,但能作到完全正确的预言就不是人类能力所及的了。”

杨司令带着民主主义的希望出发了,于是便留下了等待的我们。但,我看到的却是没有结果的结果……

其实一切早就有了一些预兆,若有若无的流言很快便传遍了整个伊谢尔伦,即使想忽略也是不太可能的。

再后来,我看到了那张纸,给我纸的人没有说什么,但我已经知道了那张纸上的内容。

我不相信那一张没有生命因素的纸竟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我不仅感到有些愕然。我一遍接着一遍读着那些黑色的字体,反复的读,不断的读,直至自己对此麻木,淡然……然后我将那片纸撕开,撕到碎的不能再碎,任其撒了一地,看着清扫的机器人将纸屑一点点吸尽。我不知道我的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我从其他人的脸上看到了一切。

六月三日,我们确定了杨司令的死亡。

于是,灰色的祭典在伊谢尔伦开始了。

莱姆中将走了,就是那个总是板着脸的莱姆中将,我的上司。司令的死影响了很多人。

艾尔·法西斯独立政府宣布解散了,不过似乎对人们的影响不大,至少我没有任何感觉,也不可能有什么感觉。果然独立政府的大部分人选择和中将一同离去。

“那一天,离开的人们在伊谢尔伦的天顶形成了一条光带,曲曲折折,蜿蜿蜒蜒……”

再此之后应该是葬礼,也的确是葬礼。隆重的葬礼,盛大的葬礼,改变历史的葬礼。

我看见了尤利安·敏兹,年轻人仍被一种叫做忧伤的阴云笼罩着,杨夫人也是如此,她的眼眸中,射出的是往日里未曾见过的灰色,其实其他人也是如此。这样的日子大概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吧。

入夜,我来到了伊谢尔伦的最上层,那里是很明亮的星空。有人在烧着一些什么,火光与星光凝成了一团,慢慢变弱,火光熄灭了,而星光依然闪亮。

这一夜是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六日……

萨兰特·林少尉

————————-
仅以此老文怀念一下奇迹杨

发表评论